第 40 章(1 / 4)

撩到你心动 夜子莘 3101 字 1个月前

第 40 章
“谁要你这种感谢方式。”杨舒羞红了脸, 伸手推他,却被他手臂箍得更紧。
两人的脸凑得很近, 鼻尖轻轻碰在一起, 呼出来的温热气息互相纠缠着。
“午饭吃了没有?”他低声问她。
杨舒点头:“吃了螺蛳粉。”
“又点外卖?”他对这个回答似乎不太满意。
杨舒却不以为意:“外面省心啊,自己做起来太麻烦。”
“你就是懒。”他隔着毛茸茸的白色睡衣,在她腰上捏了一把。
杨舒吃痛, 去拍打他的手。
姜沛顺势反将她的双手扣在身后, 抱住她。
杨舒散下来的长发还沾着湿潮,身上有一股清新甜淡的香, 缭绕在鼻端时让人心里发痒。
姜沛目色稍黯, 喉结滚动两下, 声音温和醇厚:“好甜, 刚去洗过澡?”
杨舒被问得心虚。
她才不是因为知道他回来了才洗澡的。
“我刚起床, 顺便洗了下。”她平静地答。
“哦。”姜沛淡淡地应着, 薄唇擦过她耳际,带着漫不经心的腔调,“我以为, 你是想我了, 特意洗的。”
温热浅浅的气息喷过来, 杨舒瑟缩一下, 推开他:“我觉得你少自恋一点, 会更讨人喜欢!”
站起身,杨舒不再跟他拌嘴, “我现在去回屋收拾行李?”
姜沛倚在沙发靠背上, 应了声:“嗯, 先把鞋穿上,地上凉。”
杨舒回卧室, 去衣帽间把行李箱找出来,打开衣柜整理衣服。
也不知道会去几天,冬天的衣服厚,杨舒怕带多了麻烦,决定少带几件,实在不行到那边再买。
对了,相机是一定要带的,还能拍点照片。
杨舒心里想着,出来去书房拿相机。
拉开卧室的门,她余光看了眼客厅的方向。
姜沛还在沙发上坐着,脑袋歪向一侧,一动不动的,也没玩手机。
看样子像是睡着了。
杨舒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绕到他身前,果然是闭着眼睛的。
刚刚他进门的时候,杨舒就觉得他一脸倦意。
律师年底都很忙,好多案子聚在一起,他估计最近都没好好休息过。
不过这入睡速度也太快了,她进屋也就才一会儿的功夫。
杨舒悄悄拿起沙发尾端的毯子,帮他盖在身上。
她动作很轻,生怕打扰他。
男人依旧沉沉地睡着,睫毛黑而浓密,垂下来时显得很长,根根分明。
他睡觉时收敛起惯常的痞气,整个人看起来稳重不少,鼻梁英挺,唇薄而性感。
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,他的眉毛一直紧紧皱着,让表情看起来多了些严肃。
杨舒指腹探过去,距离他眉心两公分时,犹豫了一下,又收回来。
她怕自己乱动把他给吵醒了。
还是不打扰他,让他先睡会儿吧。
杨舒直起身,正要先回屋收拾行李,沙发上的姜沛身体颤了下,倏然睁开眼。
两人视线对上,他眼神犀利中稍显迷茫,随着意识一点点清醒,他扫了眼自己如今所在的环境,以及身上搭着的那条毛毯,警惕的神经缓缓放松下来。
他这几天太忙了,迷迷糊糊间以为自己人在法庭,脑子也有些混沌。
重新倚回沙发靠背,姜沛指腹在眉心揉按两下,开口时声音有轻微的哑:“我刚睡着了?”
“嗯。”杨舒想了想问,“看你挺困的,要不要再休息一会儿?”
姜沛看了眼腕表,跟她道:“你先收拾东西,我眯一个小时,然后我们去机场。”
杨舒点点头,停顿须臾,又开口:“那你要不要去床上睡?”
话问出时,姜沛似乎有些意外,抬眉朝她看过来:“嗯?”
杨舒被盯得头皮一麻,舔了下唇:“那个,你在这儿坐着不是睡不好,现在也不是晚上。我是看在你说带我去滑雪的份上,好心问问你,你要觉得沙发上也行,那就算了。”
她撂下这句话,头也不回走向书房。
把相机装进包里,连同笔记本电脑一起带上。
从书房出来,客厅沙发上已经没了姜沛的身影,只有外套在沙发靠背上搭着。
她进卧室,看到他正躺在她的床上。
床单被罩都是可可爱爱的粉色,上面印着水蜜桃的图案,他躺进去时画面有种说不出的滑稽。
姜沛听见动静睁开眼,便撞上杨舒脸上莫名其妙的笑:“乐什么呢?”
他声音懒懒,带着特有的磁性,很好听。
杨舒挑眉:“没什么,就是突然觉得你穿粉色的衣服应该很好看,有机会可以试试。”
姜沛看一眼盖着的粉色被子,哂笑了声,闭上眼没接话茬。
杨舒回衣帽间继续收拾行李,知道姜沛在睡觉,她刻意把动作放轻,尽量不吵到他。
收拾完,把行李箱拎出来,她换下身上的睡衣,开始化妆。
卧室里静悄悄的,外面淡淡的一点光线顺着窗帘间的缝隙漫进来,在床边的地板上打下一片金色的光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