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4 章(1 / 4)

撩到你心动 夜子莘 3261 字 1个月前

第 34 章
杨舒不知道姜吟在家里聊这种话题怎么会嗓门大的, 不过也懒得跟姜沛刨根究底。
捧着红糖水又喝两口,温热中带着丝丝甜味, 顺着食道入腹后, 身上的肌肤似乎也一寸寸重新有了温度。
“肚子饿不饿?”姜沛扫了眼腕表,已经晚上八点钟,“晚上吃饭没有?”
杨舒摇摇头。
下了班就回来躺着了, 昏昏沉沉躺到现在。
原本也不觉得饿, 如今被他一问,肚子里好像是有点空。
把她手上的水杯接过来, 放在旁边, 姜沛道:“食材我都准备差不多, 还煲了鸡汤, 你再躺一会儿, 马上就能做好。”
杨舒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姜沛走后, 杨舒睡不着,拢着被子倚在床头。
外面偶尔有动静传来,整个房子似乎都显得不那么冷清了。
今天晚上姜沛会来, 杨舒很意外。
以前每次狼狈脆弱的时候, 好像都自己一个人挺过去。
她甚至快要不记得, 上一次这么被人惦记着, 是在什么时候。
好像是在杨玄耀入赘豪门之前。
那时候他做过几天小生意, 每天早出晚归,但凡挣些小钱, 就先想着给她买好吃的。
她稍微有点头疼脑热, 他就着急上火, 围着她团团转。
那时候的杨玄耀,还是有点做父亲的样子的。
后来进了豪宅, 他迷失在奢华享乐的生活里,在外面挺直腰杆,狐假虎威,到家里对着女人卑躬屈膝,阿谀谄媚,就差跪下了。
杨舒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思,可他偏偏乐在其中。
渐渐地,甚至忽略掉了有她这个女儿。
杨玄耀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你别惹事,对你何阿姨恭敬点,不然咱们父女就得被撵出去了。”
杨舒不知道,到底怎么样才算别惹事。
她已经努力让自己做个哑巴了,可是何问琴不喜欢她,她走路、吃饭,甚至呼吸都是错的。
她在餐桌上不小心筷子磕到饭碗,出了点声响,何问琴发好大一通脾气,罚她站在一旁不许吃饭。
杨玄耀在一旁陪着笑脸,说小孩子饿一顿没事,是得学点规矩,不然招人不待见。
严乐彤把她从楼梯上推下来,杨玄耀第一反应是捂住她的嘴,然后压低声音说:“别哭出声,你何阿姨正休息呢,她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
他只图自己逍遥快活。
根本不在意自己女儿,每天在何家过着什么样的生活。
或许在杨玄耀看来,她只要能活着就好。
杨舒那时候总在想,如果她是住在孤儿院,兴许也不比现在过得惨。
有些事想起来就头疼,杨舒也没了困意,掀开被子,趿着拖鞋去外面。
姜沛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,灯光映着他挺拔颀长的背影。
有些冷,她扯过沙发上的小毯子披在身上,慢慢走向厨房。
听见动静,姜沛朝这边看了眼:“怎么不躺了?”
“睡不着。”她倚着门沿,盯着男人流畅俊朗的侧脸轮廓。
“沛哥,你这人吧相处久了其实优点也挺多,会做饭,也会照顾人,但是之前怎么就没谈过恋爱?是不是嘴巴太得罪人,人家女孩子还没来得及了解你,就已经望而却步了?”
姜沛在打鸡蛋,没回头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谈过?”
杨舒撇撇嘴,没过脑地脱口而出:“你要是谈过,第一次接吻能那么笨拙,那天晚上还险些找不到地方?”
话音刚落,厨房内气氛陡然间静了两秒。
姜沛缓缓侧目,望过来的眼眸幽若寒潭,又暗藏几分汹涌。
他就那么静静盯着她,一语不发,却给人很强的压迫感。
杨舒嘴角微扯,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,视线躲闪着移向别处:“好香啊,你做了什么好吃的?”
那道炽热的目光还落在她脸上,一语不发。
杨舒耳尖有些红,感觉在厨房待不下去,果断转身往外面走:“肚子疼,我再去躺会儿。”
好烦啊,想找他说说话,一开口居然把天聊死了。
还说姜沛嘴巴不会说话,她这嘴怎么也成这样了?
传染!
肯定是姜沛传染给她的!!
钻进被窝里,杨舒实在不想回忆刚刚那场尴尬的交流,索性捞起手机打游戏。
一局刚结束,姜吟突然给她打了电话。
瞥一眼手机上方的时间,杨舒有些疑惑地点了接听:“姜姜,怎么了?”
姜吟道:“我刚刚拍摄结束,听说你不舒服早早回去休息了,现在身体怎么样?”
“睡了一觉,现在好多了。”
“你每次生理期都难受,估计一直躺到现在没吃晚饭吧,我给你带了点吃的,现在在去你家的路上。”
杨舒瞳孔一缩,蹭地从床上跳了下来:“你,你要来我家?”
“我得看看你啊,怎么了你反应这么大?”
被姜吟一问,杨舒心都快跳出来了。
她抚着心口,脸上堆着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