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4 章(1 / 3)

撩到你心动 夜子莘 1776 字 1个月前

第 24 章
姜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脱口说了这么一句。
好在他反应速度还算快, 对上傅文琛不解的目光后,十分淡定从容地解释:“我是问你, 找到跟你天生一对的星座没有?”
傅文琛一时失笑, 把宵夜放在他办公桌上:“那群人刚刚就是太闲闹着玩的,这会儿宵夜一来,直接跑得没影了。”
姜沛起身去角落的饮水机前接了杯水:“听你这口气, 没帮你测一测你还挺失望?”
“我有什么好失望的?”
姜沛嘬了口水折回来, 重新在办公椅上坐下:“上回去医院看莫老,提起你的终身大事, 他老人家可是相当操心。”
傅文琛拉开椅子坐他对面, 打开那份宵夜, 抬眼打量他片刻:“就没操心操心你?”
姜沛直接乐了, 指指自己这张脸, “就我这条件, 哪用得着操心?”
“你就不一样了。”他捧着水杯喝一口,随手放桌上,看向傅文琛, “你大我几岁, 还是离过婚的男人, 在相亲市场上, 那可是要大打折扣的。”
傅文琛:“……”
傅文琛原是豪门公子, 大学时家里人让他学金融。
他为了坚持学法律,最后跟家里人妥协, 大学刚毕业, 就跟一位年龄相当的豪门千金联姻, 领证结婚。
后来傅家破产,两人离婚, 妻子被娘家人接走。
傅文琛的前妻,是江彻的小姑姑。
他算是江彻的前姑父。
傅家人常说,如果傅文琛听家里的话学金融管理,毕业后接管公司,可能傅家后来也不会是这种结局。
但傅文琛觉得,傅家的公司是从根里一点点坏掉的。
当初依附江家都没挽救回来,谁也不敢打包票,他学了金融就能凭一己之力,让傅家公司起死回生。
他反而庆幸自己走了律师这条路,不至于在傅家破产时投路无门。
至于傅文琛跟那位前妻有没有感情,姜沛不知道,他没听傅文琛提过。
江彻更不会说起这些,他只是每次看傅文琛都不太顺眼。
见傅文琛这会儿不知在沉思什么,也不说走,姜沛笑了声:“你这么晚不回家,准备陪我看卷案?”
傅文琛回神,把宵夜推给他:“自己趁热吃。”
从位置上起来,他深表同情的语气道,“好好加班,我回去替你睡觉。”
到门口,他又回头,“到底什么原因导致你今晚加班的?不分享一下?”
姜沛挑眉:“谈恋爱,你信吗?”
傅文琛像听到了什么笑话,果断关门走了。
——
国庆假期一过,工作日一如既往的繁忙。
姜沛出差去H市,杨舒为了拍摄天天早出晚归,也没怎么跟他联系。
但姜沛每天晚上睡前会发消息给她。
连着几天下来,杨舒发现时不时被人慰问两句,好像整个人心里都没那么空荡了。
这天没拍摄,杨舒回公司修照片。
姜吟也在,看见她笑着地招手:“你最近忙得不见人影,累坏了吧?”
“还行。”杨舒在肩膀捏了两下,“就是这儿有点疼。”
姜吟站起来,跑她身后:“来我帮你捶捶肩,要不要喝咖啡,我去给你冲?”
她两只小手在自己的肩头殷勤捶打,又这么体贴关怀,杨舒受用的同时,还是狐疑地问一句:“有事求我?”
“你这话说的,我就不能单纯的关心你一下?”
“能是能。”杨舒托着腮帮,眼神在姜吟那张脸上犹疑,“但我今天看你的第一眼,就觉得你有事求我。”
姜吟:“……”
她这张脸,有这么藏不住事吗?
杨舒把她拉回旁边坐下:“说说吧,到底什么事?”
姜吟浅浅一笑:“其实也不算是什么事,就是吧……”
她顿了顿,“你前几天不是去我家了吗,我妈还挺喜欢你的,就想撮合你和我哥。”
说起这个姜吟心里挺没底,试探地问一句,“你觉得这事……能成吗?”
这几天梁雯一直跟姜吟絮叨这事,想让姜吟帮忙多给他们俩制造点机会。
姜吟想了想,觉得她妈这个提议还行。
杨舒跟她哥别的不说,颜值上还是挺配的。
自恋程度方面也旗鼓相当。
这俩人凑一起,指不定真合适!
她也是纠结了好几天,今天看到杨舒才特地说开了聊这事的。
毕竟她得先探探杨舒的口风,如果完全没意思,外人硬撮合就不太好了。
杨舒被问得也着实有点愣住。
她刚答应姜沛跟他相处一年,这边梁雯阿姨居然想撮合他们俩。
杨舒勉强笑笑,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茬。
见杨舒吞吞吐吐,姜吟一时也拿不定她的心思,犹豫一番,觉得还是得替她哥说说好话:“我哥长相你见过了,作为律师,他在业界是数一数二的,人脉广,认识各类企业的总裁、董事,平时接的也都是商务方面的大案子,赚钱超多,养活你不成问题。”
“至于说到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