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破鼎(1 / 2)

师兄真猛 流浪 1028 字 7个月前

在几人的打闹中,擂台上的斗法开始了。

六号擂台上率先发动进攻的是单云娣。

她并没有急功近利,一招御剑式,凝聚百余柄气剑朝着殇百昶射去,试探对方的修为深浅。

殇百昶的法宝很奇怪,是一个黑色的类似大碗的东西。

有点像佛门弟子出门化缘时拿的大钵盂。

他知道单云娣修为比自己高。

尤其那柄紫云神剑,是天机阁神器排行榜上的神兵利剑。

殇百昶并没有选择硬刚。

看到气剑射来,他第一时间便向后飞掠。

同时真元催动,手中的黑色大钵盂甩出。

大钵盂在空中急速旋转,竟然搅碎了所有的气剑。

单云娣手持紫云,蹂身而上,施展云海宗的近战剑诀。

殇百昶则是召回钵盂,见招拆招。

通过紫云神剑与钵盂撞击时发出的声音可以判断出,那钵盂应该是青铜材质。

此刻李风等人也没有了大闹的心思,都瞩目看向擂台上的二人。

李风询问梁子默:“梁师兄,殇百昶手中的那个大碗是什么法宝?竟然能抵挡紫云神剑的进攻。”

梁子默道:“应该是殇百昶的本命鼎炉。”

“本命鼎炉?什么意思啊!”

“魔教药王谷这一脉的修炼方法比较特殊,他们是以毒入道,每个弟子都是炼毒制蛊的大行家。

殇百昶是药王谷谷主的弟子,虽然年轻,但悟性极高,已经达到出窍巅峰境界。

但这并不是最可怕的。

药王谷的弟子,最强大的杀招是施毒下毒。

本命鼎炉,便是药王谷弟子用来炼制毒药的容器。

这类鼎炉一般都采用万年玄铁,加入精金秘银炼制而成,不仅僵硬无比,在熬制调配毒药的过程中,容器内会侵染毒气。”

乌明月在一旁接口道:“就像是佛门的金钵,由于常年浸染佛力,金钵会释放出佛光佛焰,一般阴灵鬼魅难以靠近。

药王谷弟子的本命鼎炉,则是常年吸收各种毒药毒草,在与人斗法时,不经意间便释放出来,令人防不胜防。

多年来,正魔厮杀,我们正道弟子死在药王谷弟子手下的人数最多。”

李风一惊。

担忧的看着擂台上的单云娣。

乌明月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放心吧,单云娣可不是第一次参加天机阁大比,她的临战经验十分的丰富。

你看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那圈柔白光幕了没有,她显然在提防殇百昶会暗中施毒,早已经在周身布下防御结界,并且已经屏住了呼吸。

殇百昶想要以毒反噬与她,难度非常的大。”

李风定睛一看,确实瞧见,在单云娣的周身三四寸处,有一道柔白光泽笼罩。

开始还以为这道柔白光幕是紫云神剑的剑气霞光映衬出来的。

此刻才知道,这是单云娣所布的周身结界。

擂台之上,单云娣在试探了几十招后,便改变了战术。

攻势瞬间凌厉,剑芒闪烁,剑气纵横,逼的殇百昶连连后退,难以招架。

云海宗弟子见状,都是大声的呼喊叫好,为单云娣加油助威。

而药王谷弟子,看到殇百昶落于颓势,个个也是高声呐喊,希望殇百昶能大展神威,将这个白衣仙子一举降服!

奈何两个的修为差距很大。

法宝灵力也相差甚远。

数十招后,殇百昶已经被单云娣逼到了擂台的边缘,后背几乎都贴在了擂台的水幕结界之上。

殇百昶此刻心中暗暗叫苦不迭。

他知道在境界上单云娣比自己高一些,但没想到会高出这么多。

单云娣的每一剑,都蕴含千钧之力,雷霆之威。

殇百昶竭尽全力应对,但根本没有反抗之力。

本来是右手抓着大钵盂法宝,几十招之后,他只能换成左手。

没办法,整个右臂已经被震的酸麻无力。

殇百昶意识到,单云娣并不是传言中说的那样,修为是出窍巅峰境界。

因为他自己本身也是刚达到出窍巅峰。

如果单云娣与自己同等境界,就算灵力比自己浑厚,法宝比自己强,也不可能在相斗几十招之后,便让自己毫无反击之力。

唯一的解释,单云娣已经达到了合道境!

殇百昶可不是什么好鸟。

经过一番交手后,他知道自己肯定要输。

他决定输之前,让单云娣露出真实的修为,让后面斗法的选手警惕,免得被这个扮猪吃虎的女人迷惑。

念及此处,殇百昶大喝一声,手中的黑色大钵盂凑准机会猛然甩出。

这一击他是用尽了全力。

钵盂呼啸而上,直接将单云娣的攻势瓦解了。

下一刻,殇百昶双手快速变幻各种法印,口中念念有词。

半空中的金钵忽然毫无征兆的迅速膨胀变大。

原本只是一个一只手掌就能捧起来的大黑碗,瞬间变成了一个直径超过一丈的青铜大圆鼎。

大鼎在空中疯狂的旋转,无尽的黑气从中迸发出来。

单云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