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7. 一零七 上册完结(1 / 2)

大概是觉得余清音拿着B大降分录取, 在志愿上绝不会有第二个选择,因此她没有接到任何招生组的电话。

说实在的,没有出现想象中争抢的场面, 她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小失落,毕竟人生这样的体验仅此一次而已。

但没有的东西, 确实强求不得。

她在系统开放的第一时间, 还是按顺序填了B大的法学、英语和经济这三样。

后两者是她怕被调剂的保底措施, 因为法学在本省只录取一个人, 万一省状元也想去,她肯定得退位让贤。

当然,和堂哥比起来, 她的志愿填得算是很容易。

余景洪既对计算机感兴趣,又想去北京, 可惜排名有些尴尬。

最终他以老天保佑的心态填了理工和邮电两所学校,刚提交就马不停蹄去烧香。

余清音还没见过他这么迷信, 瞅着他的脸色:“哥, 你猜猜我给你准备的礼物是什么?”

余景洪的生日在高考之前, 早就收过一份礼物。

他心想原来办成年礼还能再拿一次,在堂妹头上拍一下:“安慰我是吗?”

余清音一针见血:“你又没考砸。”

余景洪确实是正常发挥。

他心想在学习上懈怠的人果然都是有报应的, 苦笑着:“回头我就把你的嘴缝起来。”

余清音自动闭嘴, 瞪着眼睛看他。

她最近的伙食不错,吃好睡好的, 两颊的肉明显都多出来。

余景洪捏一下她的脸没说话, 转身继续去打游戏。

余清音抱着刚到手的平板在旁边看电视, 不仅自己在他房间蹭空调,还把刚放暑假的弟弟余海林也叫来。

三个人霸占整条长桌子,光看背影就很拥挤。

被夹在中间的余海林感觉自己是肉饼, 左看右看低着头继续写作业,一边愤愤不平:“就我还没解放。”

甚至因为开学要念初三,日子过得更加艰难。

他就是再可怜巴巴,余清音都不为所动:“不许说话,写你的。”

简直是没天理,余海林要奋起反抗,才拍桌站起来,又被堂哥按下去:“老实点。”

余海林觉得自己乖得很,嘀嘀咕咕坐下来,心想自己的命真苦,现在大家都有空对付他。

他在水深火热中熬了两天,总算找到个机会溜出门玩。

大中午的,他骑上自行车要出门,在拐角处居然看到热衷防晒的姐姐,吓得紧紧地捏住刹车。

但他运气不错,人家好像上去有事要忙的样子,看他一眼没骂人,给他跑路的好时机。

少年人一骑绝尘,背影很快消失不见。

余清音莫名松口气,对着电话那边说:“你往前一点,有块红色的广告牌,我就站在下面等。”

没多久,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出现在她的视线里。

司机从副驾驶拿样东西下来问:“余清音是吧?”

余清音点点头,签收之后轻轻地晃着这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。

她猜不出里面是什么东西,索性在路边就拆开看。

在阳光下,手链上的粉色水晶瞬时间折射出光芒。

余清音盯着盒子上的小天鹅,有种不详的预感,很失礼的掏出手机查价格。

她在心里计算着可以用它来买几克黄金,深吸口气给岳阳打电话。

岳阳远程操纵这份礼物到她手上的,接起来就问:“喜欢吗?”

余清音实诚道:“有点贵。”

一千多块钱的东西,以她现在的年纪不应该收。

岳阳理所当然:“我是挣钱的人,便宜的也拿不出手。”

他在商场里挑了很久,已经把预算一压再压。

余清音恍然想起来两个人的身份区别,说:“那等开学我请你吃饭。”

又琢磨着以什么借口回一份合适的礼物。

岳阳已经被她请过一回,哪里好意思:“我请寿星,祝贺你生日快乐。”

只是生日吗?余清音:“我还以为有别的祝福。”

别的?岳阳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还是怎么样,总能从她的话里听出别的意思,想想说:“恭喜你考上B大。”

出分那天他已经说过,如今不过是重复。

余清音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在自作多情,拿不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她在感情上不过白纸一张,只是看别人谈的恋爱多而已,一时不知道怎么往下接,闷闷道:“谢谢。”

岳阳本来一早上都在等这个电话,现在隐约察觉到好像搞砸了。

他有点不知所措,语言还没组织完,赶上领导在找他,只好说:“我有点事忙,先这样,北京见。”

余清音嗯一声挂掉电话,回家后把手链戴上。

她身上多出的变化,余景洪自然很快发现,说:“你这是七仙女吗?”

还真别说,有点这个意思了。

余清音忽然好奇问:“你要是有女朋友,会送她这个吗?”

女朋友?余景洪警惕道:“哪个男的送你的?”

余清音随意敷衍,等着他的回答。

余景洪果然无愧于直男的身份:“粉粉的,亮